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TOP

建造一座石头城评陈建坡的篆刻艺术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2-03-30 15:13:35 | 作者: | 来源: | 浏览:4264次 ]
 尽管器物世界因科技发明而不断进步,人类早已远离石器时代,但是以石为材的篆刻艺术仍以质朴的风貌发散千古不磨的魅力。采自矿山的石章始终是治印者的上选材料,而古老的金石篆刻也依然熠熠生辉。一代又一代的印人在石章上刻写《石头记》,传递远古以来的篆刻密码。这些密码也远播到新加坡,培养了不少印人,陈建坡便是其中杰出的典型。

  在南洋美专(南艺前身)就学时,他主修西洋画,因当时并无水墨画专业。但自从受到中学老师黄载灵的启发,再加上业师施香沱的熏陶,便一头闯入金石书画古朴的世界,尤其醉心于篆刻,从此乐而忘返。他长年累月刀不离手印不离案,篆刻已成为他的第二生命。

深知师古却不能泥古 施香沱是位面面具到的金石书画家,授徒多年,桃李满门,也像许多名师那样深具魅力,出自他门下的学生,无不受其感染。他是清末明民初艺术大师吴昌硕的忠实信徒,毕生师法吴昌硕。受到老师的影响,陈建坡的艺术训练便从吴昌硕入手,篆刻自然也以吴派为宗。他勤于刻章,从秦汉古印打下扎实的根基,学习吴昌硕雍容大度的印风,浸淫于篆刻古色古香的世界。

  但高度的艺术自觉和领悟,驱使他很早便跳出吴派的影子。因袭前人,做一个循规蹈矩的好学生毕竟不是他的性格。他深知师古却不能泥古,遍学名家也在于为创新做准备,艺术家必须另辟蹊径,走出别有洞天的新境。然而,印章只有方寸天地,在印学所允许的范围内,一切戏法都已经被前人用尽,可施展身手的空间确实非常有限,这尤其考验治印者创新的胆色和能力。

  他转而研究西泠八家的篆刻,博采众长,从邓石如、赵之谦、齐白石、邓散木等名家的作品中广泛吸纳,并且跳出传统的思维,向印外求印,发展自家独特的风貌。

为前人所不敢为明清以来以六书为正宗,崇尚工稳平正的篆刻理论,已包不住陈建坡对篆刻艺术澎湃的创作激情。虽然深谙前人法度,但他无法恭恭敬敬循规蹈矩。他当然熟悉通向罗马的康庄大道,但他选择崎岖险径。他深信为了艺术创作上的需要,改变前人面目,引入新意,甚至反弹琵琶,皆无不可。贝多芬说:“为求更美,没有任何规律不可打破。”正是他的信念。

 一个见识超凡、创作力丰沛的艺术家,也肯定勇于变法,为前人所不敢为。3000年来的篆刻都以篆书为主流,但他毅然摆脱这个局限,大量以汉简为印文,也经常以隶书入印。他从汉简由篆书向隶书过渡时未臻成熟的笔画和结体中,看到妙趣横生的一面。

  于是,他解除加诸于篆刻的层层束缚,追求雄浑、奔放、灵活、多变的印风,在平静无波的印面引进惊涛骇浪,增添无限动感,把传统的印学从高度格式化中解放,显得活脱自在,洋溢新鲜的气息。他制造陶印,甚至在电脑上制印,意在造出石章所无的效果。

  他崇尚浑然天成的风格,拒绝工巧,安于稚拙,弃平衡,走险侧,善于表现张力,笔画的粗细经常不求统一,喜欢不修边幅,故露败笔,不刻意营造完美无瑕的章法,而是让印文自由呼吸,自显个性,让它们在局促的空间伸展筋骨。

  他在分朱布白方面尤其大胆。他的印章倾向于疏可走马的布局,尽量让出空间,所以印面虽小,却总是让人觉得游刃有余,较少密不透风的紧迫感。有时更违背传统的章法,故意表现强烈的疏离感,增加错落、支离、不对称、不平衡的视觉感受,让中国水墨画大幅度留白、气韵生动等特色体现在他的篆刻之中。这些,都显示他是少数能够自创宗风、开山立派的印林大家。

  这种知白守黑,甘于愚鲁的风格,正是庄子所谓的“堕肢体,黜聪明”。从印文到笔法、章法和刀法,他的篆刻有如怡然自得的烟波钓叟,澹泊而逍遥,从中我们看到坦坦荡荡的庄子。他以印章“兰风梅骨”“安贫乐道”自况;他的圆章“别出心裁”是其篆刻艺术的写照;他的篆刻集《铁笔朱痕》便是他的《逍

遥游》。

已在印林留下巨大身影

  将印章从严正的传统中释出,显见其创新魄力和雄心。毕竟,篆刻作为既古老又实用的艺术,之所以能穿越万古流传至今,除借助于书画传播之功,更得力于印章作为权威象征和身份证明的文化传统。

  具法律约束力的公章或名字章,盖在政府公文或正式文件之上,意义便自不同。而鲜红印章印在新加坡、日本、韩国、中国大陆和台湾等地的钞票上,既凸显财长、央行主管的权威,表示金融信誉重如泰山,也代表了一种庄重严肃的传统。数年前,他为时任金融管理局主席的吴作栋所刻的印章,便见于目前流通的钞票。

  借助于这种传统,当古代的语言文字都已先后失传或无人问津时,从商周以来的古汉字竟代代相传,不只在大中华地区流通,而且也遍及汉字圈中的日本、韩国等地。

  陈建坡治印40年,刻章不下千枚,自藏印章也相当可观。齐白石有闲章“三百石印富翁”,以量而言,他肯定不在白石老人之下。他已在篆刻的世界里,建成一座古朴且雄奇的石头城。

不过他绝非以量取胜。十多年前加入有百余年历史的西泠印社,成为海外社员,使他向篆刻的大传统汇流。多年来在石章上操刀奋进,开辟前无古人的意境,已让他在印林留下巨大身影。他刻印又勤又快,我戏称他为印章狂人,而事实上他对篆刻的执著,一点都不在古往今来许多“印痴”之下。

  七年前,他从上海购得一大批印石,原想好好刻印,不期心脏出现状况。虽然做了支架手术,但医生还是告以情况严重,或有换心的必要。得了印石却可能要失去心脏,当然令他非常无奈。但惊恐之余,他萦挂于心的却是自己今后是否还能继续刻印,全然是吴冠中“要艺术不要命”的艺术狂热。

  幸好之后证实诊断有误,心脏并无问题。他从乱石中爬起,重新抖擞精神,一往无前的继续建造他的石头城。毫无疑问,只要回到这方圣土,他自信心脏会跳动不误。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少儿书画认证大赛的篆刻小姑娘 [下一篇]民进天津开明画院办“赵飚书法篆..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精英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