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TOP

峄山刻石的形制
[ 录入者:章草 | 时间:2010-01-22 16:26:20 | 作者:杨建虎 | 来源: | 浏览:3022次 ]
    郑文宝等人因不明《峄山刻石》形制,或把原《峄山刻石》与后世重刻、翻刻之形制混同,所以历来有许多称呼。
    称《峄山刻石》者见:(明)都穆著《金蓬琳琅•按语》、(清)钱大听撰《潜研堂金石文跋尾》。
    称《峄山碑》者见:(唐)窦泉、窦蒙《述书赋并注》、(宋)欧阳修撰《集古录跋尾》、(元)吾邱衍《学古编》、(明)杨士奇《东里续集》、(明)都穆著《金燕琳琅》、(明)丰坊《童学书程》、(明)赵宦光《寒山帚谈》、章太炎《小学略说》。
    称《峄山铭》者见:(宋)董逌《广川书跋》、(明)孙镀《书画跋跋》、(清)孙承泽《庚子消夏记》。
    称《邹峄山刻石》者见:(宋)欧阳修撰《集古录跋尾》。
    称《重摹峄山碑》者见:(清)毕阮辑《山左金石志》。
    称《秦峄山碑》者见:(宋)欧阳修撰《集古录跋尾》、(宋)赵明诚撰《金石录》、(清)李调元编《金石存》。
    不但研究碑刻、书法的学者有不同称呼,后世学者也多把刻石与碑混同,以致《峄山刻石》的名称庞杂,如徐坚《初学记•州郡部•河南道第二》:“《仙士石始皇碑》引.崔淡《述征赋》曰:‘郁非山有仙士石室,乃往观焉,见一道人。’”王隐《晋书•地道记》日:“海中去岸百五十步,有《秦始皇碑》,长一丈八尺,广五尺,厚八尺三寸。一行十二字。潮水至加其上三丈,去则三尺见也。”都把刻石与碑混同而称。
    历代对《峄山刻石》的形制不明,称呼不一。对于学术研究和学术规范来讲,所以我们有必要澄清其形制。更重要的是其形质关系到《峄山刻石》的年代和书法审美等问题。所以本章拟通过辨析碑、刻石、碣等形制,以期澄清《峄山刻石》的形制。
    纸发明之前古代文字的书写和记录的主要材料有龟甲牛骨、青铜器、陶器、玉石、简犊、帛书、刻石等。这些文字载体大部分具有坚硬耐久、不易磨损的特点。钱大听于《关中金石记•叙》中载:“盖以竹帛之文,久而易坏,手钞板刻,辗转失真。独金石铭勒,出于千百载以前,犹见古人真面目,其文其事,信而有征,故可宝也。”
    我们现在所见到的出土资料而言,商代以龟甲和兽骨为主要载体,其次为青铜器,还有少量陶、玉等文字载体。西周主要是青铜器为文字载体,西周之前无刻石。春秋、战国主要还是青铜器为主,也有玺印、货币、陶器、货币、简帛等文字载体并出现了少量刻石。秦朝刻石渐多,并且金文多刻在或铸在权、量、兵器等。同时也有玺印、陶器、货币、简帛等文字载体。两汉主要文字载体以简犊为主,也有纸、小型青铜器、印章、砖瓦等。西汉刻石甚少,东汉刻石骤增。文字载体从金石逐渐转变为刻石。刘潞((文心雕龙•诛碑》记载:“碑者,埠也。上古帝王,纪号封禅,树石埠岳,故曰碑也。周穆纪迹于竟山之石,亦古碑之意也。又宗庙有碑,树之两楹,事止丽牲,未勒勋绩。而庸器渐缺,故后代用碑,以石代金,同乎不朽,自庙祖坟,犹封墓也。”“以石代金”刻功勋的礼器渐缺,后刻功勋于碑。金石同寿一样可以不朽。
    关于前期碑的作用和源起,典籍中多有记载。《仪礼》记载了西周以来春秋、战国时期繁崛礼节的一部分礼仪。《仪礼•聘礼》:
    陪鼎当内廉。东面,北上;上当碑,南陈。郑玄《注》曰:“宫必有碑,所以识日景(影),引阴阳也。凡碑,引物者,宗庙则丽牲焉以取毛血。其材,宫、庙以石,芝用木。
    表明碑有竖立在宫、庙门前用以测量日影计时的用途,碑为是石质。下棺时才用大木削成的碑。《礼记•祭义》:
    祭之日,君牵牲,穆答君,卿大夫序从。既入庙门,丽于碑。”郑玄《注》曰“丽犹系也。”
    表明此时碑有宗庙祭祀时系牲口的用途。《礼记•檀弓卜》:
    公室视丰碑。郑玄《注》:“丰碑,听大木为之,形如石碑。于棒前后四角树之,穿中于间为鹿卢,下棺以摔绕。天子六摔四碑,诸侯四摔二碑,大夫二摔二碑,士二摔无碑。”
    碑的此种功用可以表明碑在周代为大木所削,其形似碑。碑上凿有孔,也就是碑的“穿”,穿是用来贯以辘护的轴。辘护上绕绳,绳的一端系棺,另一端由人反身背着,随着鼓声向后退行,逐渐将棺放入扩中。1986年陕西凤翔秦公一号大墓,就曾在墓道中发现四座无字竖木的巨碑实物,为早期碑的实物形态。上述表明碑为一种树着的石头,或计时或系牲。引摔之碑为木碑。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把碑解释为:“碑,竖石也。从石,卑声。”至于引摔之碑之所以为木而也称碑者,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中解释道:“按此《檀弓》注即《聘礼》注所谓定用木也。非石而亦曰碑,假借之称也。”解释了从用字方面说明了最早的“碑”之所以从石的原因。刘熙《释名•释典艺》透露出“无字碑”到“有字碑”的过程,其文曰:
    碑,被也。此本葬时所设也。施鹿卢以绳被其上,引以下棺也。臣子追述君父之功美,以书其上,后人因焉。无故建于道陌之头,显见之处名其文就谓之碑也。
    起初的木碑用于引棺,后书述德纪事文字于其上,其后沿袭成风。木碑又专用石碑代替,石碑之上刻以文字。自此这种石刻文字称为后世通称的碑。这样碑就有狭义和广义两种内涵。广义上讲就是包括了碑的早期形制,和后世刻有文字经过精细磨制加工有一定规格尺寸和形制的长方形立石。狭义上是专指那种刻有文字经过精细磨制加工有一定规格尺寸和形制的长方形立石。
    《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记载了七处刻石以颂秦德:
    二十八年,始皇东行郡县,上邹峄山。立石,与鲁诸儒生议,刻石颂秦德,议封禅望祭山川之事。”《正义》《晋太康地记》云:“为坛于太山以祭天,示增高也。为埠于梁父以祭地,示增广也。祭尚玄酒而坦鱼。那皆广长十二丈。坛高三尺,阶三等,而树石太山之上,高三丈一尺,广三尺,秦之刻石云口”“乃遂上泰山,立石,封,祠祀。于是乃并勃海以东,过黄、睡,穷成山,登之果,立石颂秦德焉而去。南登琅琊,大乐之,留三月。乃徒黔首三万户琅邪台下,复十二岁。作琅琊台,立石刻,颂秦德,明得意。”
    “二十九年,始皇东游。至阳武博狠沙中,……登之采,刻石。”又刻《东观刻石》。“三十二年,始皇之碣石,使燕人卢生求羡门、高誓。刻碣石门。”
    “上会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刻颂秦德。”
    其皆以“立石”、“立石刻”称,便为后世所的“刻石”,其中部分刻石的形状有记载。如刘跤《泰山秦篆谱》记《泰山刻石》云:
    余以大观二年春,登泰山,宿绝顶,访秦篆,排徊碑下。其石埋植土中,高不过四五尺,形制似方而非方,四面广狭不等,因其自然,不加磨碧。
    宋董逌《广川书跋•峄山铭》:明年余至泰山,就视其石,高才八九尺,方面二尺余,以乱石培其下。从以上记载《泰山刻石》的形状来看,此刻石为天然石块上镌刻而成,且无固定的形状。刻石为石性顽坚的粗犷石块。清阮元《山左金石志》纪载《琅琊台刻石》云:
    工部营造尺记之(后言尺寸皆用此)石高丈五尺,下宽六尺,中宽五尺,上半觅三尺,顶宽二尺三寸,南北厚二尺五寸。”
    说明刻石为上小下大、或圆或方的不规则形状且为顶部为圆状,没有固定的外部形制。此为比较原始的铭刻形式。
    碣,《说文解字》中解释为:“特立之石也,东海有碣石山。”碣石,本为古山名,在河北省昌黎县西北而非许慎说在东海郡。今为碑、码字,碣或作嵑。《史记•夏本纪》记载:“夹右瑙石,入于海。”唐代司马贞《史记索隐》引《地理志》云:“碣石山在北平骊城县西南。”在史书中碣多为碣石山省称来用。《说文解字》中碣“特立之石也”强调立石之高耸、独立貌。与碑,竖石也解释相近,与在天然的石面上直接刻写的摩崖不同。《周礼啾官•职金》:
    “职金掌凡金、玉、锡、石、丹、青之戒令。受其入征者,辫其物之微恶于其数量,碣而玺之。”郑玄注引郑司农曰:“今时之书,有所表识,谓之楬集。”
    楬集为汉人语,表示用小木有所标识。《汉书•酷吏传》:
    “痊寺门桓东,楬着其姓名。”师古曰:“楬,代也。标代于疼处而书死者名也。楬音碣,代音弋,字并从木。”
    唐封演认为:
    楬本从木,后人以石为墓楬,因变为‘碣’。《说文解字》:‘碣,特立之石也’据此,则从木从石,两体皆通。”
    那么碣、楬与碑其在功用上都相通,是一种起标识的竖石。碣多在粗糙的石头上刻字,后雕刻精美且平整的碑行而碣废。后世碑的歌功颂德作用完全替代了碣。
    综上所述从形质方面讲,刻石为汉以前无固定外部形制的石刻且表面多粗糙。碣本碣石山名省称,指在独立的刻石上雕刻。没有固定的形制,且石面多粗糙。碑起初为计时、系牲或引摔。后于其上刻字而为碑,后世的碑有固定外部形制,表面磨制精工。从范围讲,刻石包括了碣。狭义的碑当指后世的经过精心加工而有一定形制的方顶的长方形的竖石。从时序上讲汉以前就出现广义上的先秦碑、碣和刻石,东汉初才出现了狭义上的有固定形制的后世俗称的碑,后碑行而碣废。

6.jpg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秦朝《泰山刻石》的书法特色 [下一篇]峄山刻石的源起及其流传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精英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