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TOP

《孔侍中帖》书写时间考
[ 录入者:章草 | 时间:2010-01-21 15:51:04 | 作者:王祥北 | 来源: | 浏览:2609次 ]
    《孔侍中帖》是王羲之著名的作品之一,全帖共25字:“九月十七日羲之报,且因孔侍中信书想必至。不知领军疾,后问。”这些文字前后非常连贯,只是最后一句有点令人费解,另外,总体上没有了晋人尺牍的行文习惯,仿佛该信件还没有写完。
    王羲之的信札都没有写具体的年份,一般只写月、日,这给后人断定其书写年代造成了困难。作品的书写年代不确定,即使其他问题研究得再透彻、深入,也是存在巨大遗憾的。那么《孔侍中帖》书写于何时呢?要断定该帖的书写年代就必须先弄清“孔侍中”是谁,这个人弄清楚了,该信札的书写时间也就基本确定了。
 1 “孔侍中”考
    现在公认的说法倾向于“孔侍中”为孔坦和孔愉。从《晋书·孔愉传》中可知,孔坦是孔愉的从子,二人关系非常密切。那么他们是不是都做过“侍中”,他们做“侍中”的时间和王羲之的活动是否有联系,是确定他们是否该帖中“孔侍中”的主要依据。
    先来看孔愉。
    孔愉,字敬康,会稽山阴人也……建兴初,始出应召,为丞相掾,仍除驸马都尉、参丞相军事,时年已五十矣……帝为晋王,使长兼中书郎、司徒左长史,累迁吴兴太守。沈充反,愉弃官还京师,拜御史中丞,迁侍中、太常……寻徙大尚书,迁安南将军、江州刺史,不行。转尚书右仆射,领东海王师。寻迁左仆射……年七十五,咸康八年卒。
    从这份履历来看,孔愉的确做过“侍中”这个官职,但已经是他五十岁以后了,而且时间还很短。那么,他做“侍中”的起止时间各是哪一年呢?
    他开始做“侍中”与一件历史事件有关,在上述的引文中也明确说到,“沈充反,愉弃官还京师,拜御史中丞,迁侍中、太常”。那么,“沈充反”这一年,当是孔愉就任“侍中”的同一年。
    永昌元年正月乙卯,大赦,改元。戊辰,大将军王敦举兵于武昌,以诛刘隗为名,龙骧将军沈充帅众应之。
    永昌元年是公元322年,这一年是晋室南渡后第一次面临重大困难之年,主要是当时掌握朝廷大权的王敦兴师谋反,这个举动给晋宗室和王氏家族都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和考验。沈充也加入到谋反行列,与王敦东西呼应。当时,孔愉正任吴兴太守,恰在沈充的管辖之内,因此,他毅然弃官还京,也因此而得到了朝廷的嘉奖和同僚们的好评。由此可见,孔愉最早于永昌元年(322年)开始做“侍中”。
    他于哪一年不做这“侍中”的呢?这份简历没说具体时间,只有这样的话:“寻徙大尚书,迁安南将军、江州刺史,不行。转尚书右仆射,领东海王师。寻迁左仆射。”咸和三年二月,“司徒王导、右光禄大夫陆晔、荀崧等卫帝于太极殿,太常孔愉守宗庙”。这时孔愉已是“太常”。那他何时任“太常”的呢?也没有确切记载,但我们能找到,他在此之前的任职信息。
    (荀)奕字玄欣。父忧去职,服阕,补散骑常侍、侍中。时将缮宫城,尚书符下陈留王,使出城夫。奕驳曰:“今陈留王位在三公之上,坐在太子之右,故答表曰书,赐物曰与。此古今之所崇,体国之高义也。谓宜除夫役。”时尚书张闿、仆射孔愉难奕,以为:“昔宋不城周,《阳秋》所讥。特蠲非体,宜应减夫。”
    这条史料讲张闿做“尚书”时,孔愉是“仆射”。这是哪一年呢?“(奕)父忧去职,服阕,补散骑常侍、侍中”,荀奕就任散骑常侍时是在他服父亲之丧后,“永昌初,(荀组)迁太尉,领太子太保。未拜,薨,年六十五。谥曰元。子奕嗣”65。永昌元年(322年)荀组去世,按礼荀奕得服丧三年,三年满后才能任职,那么,荀奕重新任职当在太宁三年(325年)初了,可知,孔愉至少在太宁三年初就是“仆射”了。
    另,我们知道了张闿担任“尚书”的时间也就知道了孔愉担任“仆射”的时间。孔愉的“仆射”之职是在解除“侍中”之后就任的。张闿在何时担任“尚书”之职的呢?
    张闿,字敬绪,丹阳人,吴辅吴将军昭之曾孙也。少孤,有志操。太常薛兼进之于元帝……帝晏驾,以闿为大匠卿,营建平陵,事毕,迁尚书……峻平,以尚书加散骑常侍,赐爵宜阳伯。迁廷尉,以疾解职,拜金紫光禄大夫。寻卒,时年六十四。
    张闿担任尚书之职是在元帝驾崩以后的事。
    永昌元年春正月乙卯,大赦,改元。戊辰,大将军王敦举兵于武昌,以诛刘隗为名,龙骧将军沈充帅众应之……十一月,以司徒荀组为太尉。己酉,太尉荀组薨。闰月己丑,帝崩于内殿,时年四十七,葬建平陵,庙号中宗。
    元帝崩于永昌元年(322年)的闰十一月,但是张闿并没有立即就任尚书,而是奉命“营建平陵”,事毕后才被任命为尚书。尚书之职也一直任到“峻平”,再“以尚书加散骑常侍”。太宁元年二月,葬元帝于建平陵,帝徒跣至于陵所。三月戊寅朔,改元,临轩,停飨宴之礼,悬而不乐。
    太宁元年也就是永昌二年(323年),斯年三月才改元为太宁。那么,张闿当在太宁元年(323年)二月开始担任尚书之职,也就是说在这个时间的前后,孔愉已经是仆射了。那么,孔愉担任“侍中”的时间就只是永昌元年(322年)到永昌二年(323年)这不到一年的时间。
    王羲之生年是303年,永昌年间的王羲之才二十岁,还没有踏上仕途,书法的造诣也根本谈不上,也不可能与地位和年龄都要高出他一大截的孔愉进行频繁的书信往来。因此,孔愉就不大可能是《孔侍中帖》中的“孔侍中”。这个“孔侍中”另有其人。
    再来看孔坦。
    孔坦,字君平,会稽山阴人,大司农孔侃之子,与王羲之兄长籍之同为晋王世子司马绍文学,曾任扬州刺史王导的别驾,后任吴兴内史,侍中,再后任廷尉,咸康二年(336年)卒。
    孔坦是何时开始做“侍中”,又何时离开这个职位的呢?
    及峻平,以坦为吴郡太守……于是迁吴兴内史,封晋陵男,加建威将军。以岁饥,运家米以振穷乏,百姓赖之。时使坦募江淮流人为军,有殿中兵,因乱东还,来应坦募,坦不知而纳之。或讽朝廷,以坦藏台叛兵,遂坐免。寻拜侍中。
    可见,孔坦在苏峻之乱平息后,先被任命为吴兴内史,再“拜侍中”的。“明帝太宁三年正月,荧惑逆行,入太微。占曰:‘为兵丧,王者恶之。’闰八月,帝崩。后二年,苏峻反,攻焚宫室,太后以忧逼崩,天子幽劫于石头城,远近兵乱,至四年乃息。”“成帝咸和二年五月戊子,京都大水。是冬,以苏峻称兵,都邑涂地。”太宁三年的后二年就是咸和二年(327年),后四年就是咸和四年(329年),可见,孔坦最早在咸和五年(330年)才开始担任“侍中”。
    那么,他何时不再担任“侍中”了呢?
    (孔坦)由是忤导,出为廷尉,怏怏不悦,以疾去职。
    亮报书曰:“廷尉孔君,神游体离,呜呼哀哉!得八月十五日书,知疾患转笃,遂不起济,悲恨伤楚,不能自胜。”
    可见孔坦去世之前改任“廷尉”,原因是“忤导”。“时成帝每幸丞相王导府,拜导妻曹氏,有同家人,坦每切谏。及帝既加元服,犹委政王导,坦每发愤,以国事为己忧,尝从容言于帝曰:‘陛下春秋以长,圣敬日跻,宜博纳朝臣,谘诹善道。’由是忤导,出为廷尉,怏怏不悦,以疾去职。”我们知道他去世之前是廷尉,开始做廷尉的时间就是他最后一次“忤导”以后。
    咸康元年春正月庚午朔,帝加元服,大赦,改元,增文武位一等,大酺三日,赐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米,人五斛……三月乙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