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TOP

敦煌书法之流行法帖
[ 录入者:换鹅书会 | 时间:2009-12-23 16:12:38 | 作者:马昕 | 来源: | 浏览:3048次 ]
    中古时期的敦煌寺院,不仅主持佛事,还兼办学校。为了培养大批抄经人才,书法便成为学校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学生们在寺院办的学校里练习书法,临摹前人法帖,有时纸张不够,便拿来破旧经卷,利用其反面或空白处练习书写。另外,敦煌的经生书手在抄写经文时,大多比较重视字迹的美观,往往在抄写之前或在抄写中间临摹几行前人法帖,寻找临帖感觉,进入书写状态。这些临摹作品依附于经籍文书封存在密室石窟之中,一直保存至今,为千百年后的人们研究敦煌书法及其流行法帖提供了宝贵资料。据统计,敦煌的流行法帖,主要有以下几种:
    一是《温泉铭碑》。伯4508号是唐太宗写的《温泉铭牌》拓本(图1),仅存末段五十行,翦装,蓑衣裱成横卷。卷末有墨笔行书一行:“永徽四年八月卅日,围谷府果毅。”围谷即围谷,地届汴州,即今开封,果毅为官名。此拓本曾经围谷府果毅都尉之眼,是从开封流传到敦煌的。
1.jpg
    唐太宗李世民亲撰并自书之碑有三:一为《魏郑公碑》,贞观十七年立,已佚。二为《晋祠铭碑》.贞观二十年立,现存山西晋词。然字迹残损比较严重。三为《温泉铭碑》,源出王献之而卓革骏发,清便宛转,流丽潇洒,行笔如流风四雪,天纵之资,良不可及。此碑曾刻入宋《绛帖》,又复刻于清吴荣光的《筠清馆法帖》,而敦煌残拓墨有光泽,为唐孤拓本之精,尤为难得。沈尹默《二王法书管窥》称:“李世民写得最得意的《温泉铭》,分明是受了子敬(王献之)的影响。”
    二是《化度寺碑》。全称为《化度寺故僧邕禅师舍利塔铭》,李百药撰,贞观五年欧阳询书。敦煌石窟所藏欧阳询《化度寺碑》唐拓本,共12页。开头两页被伯希和劫去,存于巴黎,编号为伯45l0(图2);后面10页,被斯坦因劫去,藏于伦敦。
2.jpg
    明人宋潜溪称:“欧阳信本书,《金石略赂》载凡二十三种,行于南北者,惟僧邕塔铭(即《化度寺碑》)而已。”《化度寺碑)为欧阳询晚年的代表作品。点画波磔(即笔画捺)带隶意,风骨峻整,气息纯懿,与平时“森森然若武库兵戟”的风格稍有不同。清人王澍《虚舟题跋》说:“《醴泉》朗畅,《化度》遒逸,正如东岱西华,不可轩轾。而叹所见皆翻本,求其肥瘦适均,清劲焕发,盖绝不可得。”敦煌唐拓,远胜传世诸翻刻本,罗振玉曾谓“十步之外,精光四射”。
    三是《金刚经》。唐代正书碑刻,长庆四年柳公权书。碑石毁于宋代,有敦煌石窟唐拓孤本传世,一字末损,现藏法国巴黎博物院。伯4503号为柳公权《金刚经》拓本卷子(图3)。卷首题:“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未有题记五行:“长庆四年(824)四月六日,翰林学士朝议郎,行右补阙,上轻车都尉,刚绯鱼袋公极为右街僧录准公书。强演、邵建和刻。”
3.jpg
    书奉准公,考准公法名灵准,《高僧传》十一称,穆宗即位之年,“命两街僧录准公远斋敕旨迎请。”灵准为僧侣之总管,地位甚隆、柳公权书此,当十分卖力。新旧《唐书》皆称它“备有钟(繇)、王(羲之)、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陆(柬之)之体”,为柳公权本人“尤为得意”之作。
    此拓本的刻者强演与邵建和,考杨承相撰书之《餐(同<豳>)国公功德铭》(长庆二年十二月),刻字者为天水强琼,强演可能是强琼的族人。至于邵建和,他曾和邵建初一起刻过柳公权的《玄秘塔》,邵建初还刻过《杜顺和尚记》。由此可见,强、邵两家皆为当时的著名镌工。
    得意之作并由名家高手镌刻,可见其在柳公权作品中的重要地位。《旧唐书》记:“穆宗即位,召见,谓公权曰:‘我于佛寺见卿书迎、思之久矣。‘即日拜右拾遗,充翰林侍书学士,迁右补阙,司封员外郎。”柳公权因此书得以升官晋爵。
    此唐拓墨纸如新,光彩焕发,首尾完整,尤可矜贵。发现以来,屡有翻印,罗振玉辑入《墨林星凤》,以后,在中华书局和文物出版社,皆有影印本行世。
    四是《真草千字文》。隋代释智永书《千字文》,传有800本多,主要有:(1)纸本墨迹卷,为日本小川简斋氏所藏。文凡200行,已有残缺。杨守敬等以为是唐临本,以书法论,此帖雅有六朝遗韵,艺术性极高。(2)刻本,宋大观己丑(1109年)刻于今陕西西安,凡八石,每行12字。宋代赵德甫(明诚)认为天宝(742年一755年)以后人为之。
    敦煌石窟发现的伯3567号为智永《真草千字文》临本(图4)、仅存末端,共170字。卷末题云:“贞观十五年七月临出此本,蒋善进记。”
4.jpg
    《尚书故实》记载:“右军孙智永禅师,自临《千字文》八百本,散与人间,江南诸寺各留本。”智永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经生临摹,以便把经抄得更加规范美观。因此字形大小一致,结体平稳,显得法度森严。而且真草联壁,两者的风格也有通融,楷书工稳严谨中强化自由活泼的成分,用笔偏侧,起笔锋芒毕露;草书在自由活泼小强化工稳严谨的气质,同楷修一样,用锋偏侧,但不任意连绵。
    智永《章草千字文》现文流传的本子,主要有三种:一是唐代流传到日本的墨迹本;二是北宋大观三年(1109年)的薛嗣昌刻本;三是南宋《群玉堂帖》四十行残本。将敦煌残本与薛嗣昌到本比较,非常接近,起笔和收笔的牵丝映带基本相同,精神气息也惟妙惟肖。仔细分辨,只有结体略长一些,这可能是由于它临于唐贞观十五年,而当时流行的欧阳询、虞世南和李世民字的结体都偏长,时代书风使然:
    清代刘熙载《艺概·书慨》云:”永禅师书,东坡评以,骨气深隐,体兼众妙,精能之至,反造蔬淡。”则其实境超诣为何哉?今摹《千文》,世尚多有,然律以东坡之论,相去不知几由旬矣。”
    五是《圣教序》。唐代正书碑刻,凡二石,万文韶高等:永徽四年(653年)立于陕西西安慈恩专大雁塔下,因称《雁塔圣教序》。前石刻序,全称:《大唐三藏圣教序》,太宗李世民撰,褚遂良书。文凡21行、满行42字。后石刻记。全称:《大唐皇帝述三藏圣教记》,高宗李治撰,亦褚遂良书,自左至右20行,满行40字。书法雅训,是褚书代表作。敦煌石窟发现的伯2780《大唐三藏圣教研室序》(图5),其用笔和结体明显是模仿褚遂良《雁塔圣教序》的,尤其是异体字的写法几乎完全相同,只有同字作因,为武周新字,可肯定这是一件武则天时代的临摹作品。同样,伯3127也是临摹褚遂良《雁塔圣教序》的,只是行笔稍微潦草一些而已。褚遂良书法在唐初非常流行,有“广大教化主”之称,门生弟子遍及天下,薛稷等人皆其流亚,他的作品或拓本流传到敦煌是理所当然的。
5.jpg
    以上诸帖《温泉铭碑》、《化度寺碑》、《金刚经》、《真草千字文》、《圣教序》等,都是中同书法史上的经典名作,为历代书家所推崇,奉为佳臬。
    六是《千字文》。敦煌遗书中除著名法贴外,还有不少字迹漂亮的启蒙读物抄本和疑难杂字抄本。这两种抄本既能教人识字,也可供人临摹,可看作是法贴的一种,尤其适于学生临习。伯3108《千字文》的背面也记有:“乾符三年(876年)三月二十三日来奴习字皮二张。”这都能说明这些抄本是被用作习字法贴的。《千字文》不仅能习字写字而且能识字认字。
    《千字文》在汉末魏初就已流行,南朝时成为韶文学艺术定本,盛行一千多年,到清末民初“新学”兴起之后才逐渐涅汲。《千字文》选字很慎重,绝大部分是常用字,在形、音、义方面具有典型性、代表性,从而有很大的有效性。使用名家书写的《干字文》,如《隋僧智永书真草干字文》、《唐释怀素草书千字文》、《唐释高闲草书干字文》等等。
    敦煌遗书中的《千字文》抄本不完全统汁有40余种,其中书法上最有价值的除了唐代蒋善进临本《真草千字文》之外,要数《篆书干字文残纸》。到文纸分为两截:伯3658号存七行,伯4702号(图6)存四行半,共120字左右。其书写特点是:用笔有提按顿挫,线条细劲流畅,努勒勾超。八法皆备。上下笔画之间起承分明,气势连贯。结体寓圆于方,左轻有重。风格清新空灵,疏朗萧散,与传统秦篆截然不同,楷书意味很重,其中的“个”、“丹”、‘‘户’’等字,简直就是楷书。后世传为宋人徐铉所书的《篆书千字文残卷》风格写法与其相近,但无论在变化之丰富、还是在情趣之隽永上都逊色许多。
6.jpg
    七是《开蒙要训》:该抄本也是古代一种发蒙读物,为六朝时马氏所撰,然未著于史志,湮没近下年,直到敦煌遗书石窟洞室打开之后,才重现于人世。据不断完全统计,敦煌遗书中的《开蒙要训》抄书共约31种。伯2578卷末题:“天成凹年九月十八日敦炽郡学仕郎张口口书。“伯3189卷末题:“午界寺学士郎张彦宗写记。”斯5463卷未题:“微德让年(958年)十二月十五口大云寺学郎。”这些作品多为寺院学校里的教书先生学仕郎所书,一般被用作教材:《开蒙要训》的代表作有两种:—·件是斯705号卷(图7)末题:“大中五年(851)辛未二月什三日学生宋文献诵,安文德写。”抄写极其认真,点画细劲、结体清朗,明代书家文征明小楷有其灵秀,却无其那么多的变化和奇趣。另一件为伯2578号,卷末题:“天成四年(929年)九(月)十八日,敦煽郡学士郎张口口口。”比—’卷晚得了70多年。用笔提按顿挫分明,主要线条舒展飘逸,结体内紧外松,是件相当出色的行楷法贴。
7.jpg
    八是《难字抄》。敦煌遗书本杂字抄件主要汇录各类经卷中形义比较生僻疑难的字,带有正字的认读作用。因此书写者往往特别重视,如斯1522号(图8)背面《涅槃梁经难字妙》中,其他内容都片得非常潦草,独独这几行字与成行楷,工稳严谨。伯3l09《诸杂难字一本》(图9)写于太平兴同八年(938年),开头先随手练习几行,进入本文书写时则一丝不苟。正面文写完席,在结束部分又练了六行字,其中第五行的三个“能”字和三个“也”字,字字不同,尤其是最后收笔,或收或放,或上挑或下连,反复推敲,追求各种变化。接下去又写反面文,仍然是一丝不苟。这种书写态度绝对不是一般的抄写,分明是—种创作,作者想使书写出的文字成为一件级让大家临摹的书法作品。
8.jpg
9.jpg
    以上列举的作品都是流于敦煌地区供人临摹仿效的法贴范本。此外,敦炽遗书中还有许多临摹这些法法帖的作品:这些都是研究当时书法教学情况的第一手宝贵资料。
    九是“书圣”作品。晋代王羲之学书,博览前代名家书法,采择众长,备精诸体:草书浓纤折衷,正书势巧形密,行书遒媚劲健,千变万化,纯出自然,于我国书法艺术史上具有继住开来之功。影响之大,书家之中无与匹敌者,国有“书圣”之你。
    一般善书者所临的法贴大多为王羲之作品,如:伯4764号卷子为两通《书函》,中间夹临了一段王羲之的《兰亭序》;伯2622号卷子(图10)的背面也临摹了一段《兰亭序》。
10.jpg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兰亭序》笔画形态分析与练习(.. [下一篇]简帛书籍的兴盛和发展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精英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