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TOP

田黄印章
[ 录入者:盘龙and书法 | 时间:2009-03-26 11:50:53 | 作者: | 来源:网络 | 浏览:2306次 ]

《寿山石志》考证田黄形成于数百万年前第三纪末期,寿山石矿的部分矿石受风雨剥蚀,自矿床分离而散落于溪旁基础岩石上,逐步被沙土覆盖,形成冲积性砂矿沉于田地中及河滩下。田石埋于砂土中,日久天长,其表皮铁质酸化,致使石色外浓内淡,产生了色皮与“萝卜纹”等特征。田黄产于总面积不足1平方公里的寿山溪一段约8公里的溪流及溪旁水田的底下。
 
   田黄印章昂贵而稀有.为了解其特性,避免错失, 必须对田黄印章的用材, 作科学之分析. 本照片之田黄印章为田黄王. 糸昂贵之田黄冻. 据云系当年末代皇帝溥仪赏玩之物. 经故宫古玉权威连少卿监定并亲自签名发证书为:

   ’163克. 淡柔黄色田黄石章. 整体为淡柔黄色, 石质具田坑石特征. 萝卜性, 红筋明显.表面薄意纹饰佳.为清代晚期作品. 具很高收藏价值’.

   田黄石系寿山石中特稀少的一种,理论上还是叶蜡石(Al2[Si4O10](OH)2)属单科晶系。其化学成份理论值:SIO266.7%;H2O5%;Al2O328.3%;Fe2 O31.7%左右;CaO0.3%左右;还可能含微量K、Mn,Ti,Zr………..寿山石主色调之变化,与其化学成份中低含Fe2,O3,MgO等比例变化有关。摩化硫度为2度左右,其比重2.5.耐火度1700度C左右。
 
 田黄石的品类

    田石——产於寿山乡内外洋的溪田中。上有坑头洞,洞旁有溪,长约数里,即寿山溪。通常以溪水所灌溉的水田范围,作为出产田石的界限。其品种根据产地不同,分上坂、中坂、下坂、碓下坂及搁溜田等,其中中坂所产田石尤佳。色分红、黄、白、黑等。红者曰“红田”,黄者称“田黄”,白者呼“白田”,黑灰者谓“黑田”。另有外白内黄的“银裹金田”、外黄内白的“金裹银田”、外裹黑色薄皮的“乌鸦皮田”。
    (一)橘皮红田: 橘皮红田为上三坂所产。色素以红,黄为主,尤以深红居多。色似红橘皮,而红得更深更浓,似红琥珀,但比琥珀温婉可亲。肌理蕴极细致之萝卜纹,绵密而欲化。其质纯优,凝灵成冻,为田石中色度最饱和者。橘皮红应为正红田,占田石产量比例中最少部分,且材积多不盈两,故极稀罕。材、形好的橘皮红被列为田石的极品。
    (二)煨红田: 煨红田多产於上、中坂田中,外层色红如丹枣,表面常有黑色斑块如黑皮,材积亦极小,灵度逊於橘皮红田,显微透明状,质亦比田黄稍坚硬、乾涩、常无明显的萝卜纹。
    相传乃因石农垦地烧草时,土里的小田黄经火熏烧,达到一定温度而变色,故也属稀品。但多因质燥,材小而不为收藏者所珍爱。
    (三)田黄: 指黄色的田石。上坂、中坂、下坂、碓下坂的溪田中,及沿溪而下数里至双溪皆可掘得,占田石产量最多。各坂的田黄色质微有区别:上坂多偏嫩而清淡;下坂以下多偏硬黝;中坂的色质为最佳。其黄色之浓淡各有千秋,人们按其色相之差别,又划分三个等次十种类别:
    1、  标准田黄的色泽,属上品
    (1)  色浓而微泛橙红,接近桔皮红,但红的成分略少,称“橘皮黄”(图20)。
(2)黄中带赤,色明快的,曰“黄金黄”(图21)。
(3)黄而带赭,如将熟或熟透的枇杷色,叫“枇杷黄”(图22)。
     2、  中品
    (4)黄色再淡的有“桂花黄”,虽属黄色但略带粉白色调(图23)。
    (5)比桂花黄清淡、质灵腻、细嫩、而又比白田稍黄的称“鷄油黄”(图24)。
    (6)黄而微褐如熟栗的,称“熟栗黄”(图25)。
     3、  下品
    (7)稍淡於熟栗黄,质滞而黝的为“肥皂黄”(图26)。
    (8)色黯褐而质如鹿目的称“糖粿黄”。
    (9)黄色淡如蜂蜡,质比鷄油黄滞结些的称“密蜡黄”。
    (10)介於桂花黄和肥皂黄之间的,称为“蕃薯黄”(图27)。
    这四类田较为乾燥粗杂,几乎不通灵,也多无萝卜纹,俗称“杂田”。
    (四)白田
    指白色的田石。多掘自上、中坂、质灵腻嫩透,酷似坑头水晶。常有赭黄格似血缕,萝卜纹如鲜嫩之白萝卜肌理,极细而化。因石通灵,色纯淡,故格、纹比各色田石更为明显而有致。白田偶有黑色的裹皮,也有色白浑浊且状似砂粒的斑皮,斑皮均多深入肌理而似雪花。  有黄皮的白田,即所谓“金裹银”,极难觅得(图28),其色并非纯白,皆略带淡黄或蛋青色,灯照则肌理皆泛黄红,有别於掘性白高山(图29、30)。
    (五)黑田
    黑田有纯黑和灰黑二种。
    纯黑田指黑赭色田石。多出於铁头岭及下坂一带的田中,常见有黄色石皮。质亦较细,萝卜纹比它色田石略粗,肌理浑而微透,并常伴有细小黑砂钉(图31)。
    灰黑田色较淡而灰。皮或黑或黄,质多粗硬浑杂而间有黑砂点。萝卜纹常粗散不匀。产地除上述外,上、中坂也常有出产。为下品田(图32)。   
    黑田中偶有质灵、纹细,肌理灰黑而显青绿色调,人或称之为“绿田”(图33) 
    (六)黑皮田
    即“乌鸦皮”田。外表附有微透明、黑色石皮。上、中,下三坂均有出产。皮无纯黑,而黑中又微带青绿或灰绿色,又称“蛤蟆皮”。其皮内或白田或田黄,色质、纹理和寻常无皮之田无异,唯多伴有小黑钉。单层的乌鸦皮田灯下能透,其肌质易于鉴识,若乌鸦皮内再有一、二层黄皮或白皮则难以灯照鉴别,不过这类含多层石皮的田石,若皮质细腻、无杂色、无砂斑,则多见其里色质俱佳,尤如冻石,实属难得之材(图34)。
(七)银裹金
指外白内黄的田石。
    许多白田或多或少总带有黄心,田黄亦常带有白皮,“银裹金”原指白田中有较多的黄心,或田黄的白皮稍厚稍多的,皆统称为“银裹金”田。前者的黄心如蛋黄亦如黄心的蕃薯,黄亦明快纯净而淡雅,质极细嫩灵腻,而纹路比各色田石更隐约难寻,几乎不可见。後者的黄多介於黄金黄与桂花黄之间,接近黄金黄,但稍含粉色,萝卜纹细密有致。材积好、色质佳的银裹金,亦属田石之上品(图35)。
    (八)碓下田
    产白碓下坂。皮青黄而稀薄。外层肌质色较浓,黄而偏褐,肌理浅淡。或有明显的细密萝卜纹,纹痕稍直,并伴有虱卵状小白点。质灵透,但乾裂较多(图36)。
    (九)搁溜田
    又称滑溜田。属沿溪迁移而下的田石。上四坂溪田表层或沿碓下坂而下至九手、回龙、双溪,溪中浅表沙层中偶或可得。纹多偏粗而显露,纹行齐直,有的疏密不均、粗细不匀。粗者极粗,细者仅微小部份亦同寻常田黄。色多褐黄。亦常附有小片黄皮,黄而灰绿,粗涩如士粉。肌理常伴有黑砂钉或星散小白点。其中露土被阳光曝晒的,阳面往往退化,变得粗涩乾裂,而阴面还不失田黄本色(图37)。
    (十)“九手田”
    产於碓下坂至善伯山脚一带的寿山溪流周围,多为深层砂土中掘得,产量稀少,亦属难得。其色或淡且泛白,或显褐红色。肌理无纹或纹细如丝。多附有稀薄小片黄皮。质地绵韧,显半通灵或微通灵状,裂格较少,偶有星散小白点或细小黑钉。温润稍逊於上三坂之田。色浓质优的“九乎田”,人们通常将它归类於下坂田(图38、  39)。
    (十一)硬田
    是指各坂所掘的田石中,肌质坚硬而粗劣的。所带之皮似牛蛋皮或鹿目皮,但皮质比牛蛋黄略细,皮色也沉而微绿。肌理或不见纹或纹路粗杂。通灵度差,且时含硬砂(图40)。

田黄石的鉴别
 
田黄系自然块状独石,外观形似卵石,但稍经摩挲便觉细腻滋润。雕琢之後,倍加绚丽夺目。潘主兰先生诗云:“吾闽尤物是天生,见说田黄莫与京。可望有三温净腻,绝非夸人敌倾城。”田黄石的鉴别,并非深不可测。只要经常接触,细心观察,科学分析,在实践中不断积累经验,就能加深对田黄石的认识和理解,领略其自身的特点。诸如田黄的外表裹皮、肌质纹理,品类,色相、格裂形态、比重等特徵及田黄与其它掘性石的区别,均为鉴别田黄石的主要依据。
    (一)田黄的外表裹皮
    田黄原石外表常有皮层包裹,或极稀薄,或稍厚密。反色有黑、有黄亦有白、有单层皮、 有双层皮、亦有三层皮、除部分三层皮外,置灯光下皆能通透,可洞察肌理色质。
    有皮的田黄。一般凭石皮的色质,便可知道石质的大概。田黄的皮质比其它掘石的皮要细结柔嫩,仅略松於田的肌质。用刀轻刮,则刀感畅而微沉,粉粒细匀,故极利雕琢。而硬田、鹿目、掘性山石等也常有裹皮,其中,有的皮若皮屑,皮色多呈赭黄或锈红,以刀轻刮,则稀松如土;有的皮带黄绿色和深黑色,皮质硬结如山石,颗粒粗细不匀。单层皮的田石,皮色纯如芽黄的,质极纯优,多接近於黄金黄田黄(见第67页);黄而灰绿的,质微硬结,田色偏黝;黑而微绿,皮清一色的,质亦优;皮色灰白浅淡的,田色多深沉偏黝;黑中夹有小块黄绿或小块灰白的,纹路粗杂,通灵度差,多为硬田或杂田(见图40)。原青芝田老板陈显灿先生曾言:”田黄的皮与色,与土质有关。铁头岭至溪坂一带,土质黝黑,多出乌鸦皮田,黑皮而黄心;溪坂的另一边,即溪坂屋附近多出白皮黄心的银裹金田,黄、白两色分隔显明;溪坂转上另一边,多出黄皮黄心之田;及至‘其友屋’(指寿山村石农黄其友,其住房即在中坂桥旁附近),则常出乌皮黄心之田,但没有溪坂所出的乌皮田通灵。”有一定道理,可供参考。许多人照搬一些论述田黄书刊按图索骥,简单地认为一颗田黄只能附有一种或一层色皮,事实不然。由於田黄各不同矿床之碎石,受各种自然因素影响由高处滚流至较低处的水田之中,并由历史变迁而被不同程度掩埋,原石有一定的迁移性,加上田土砂层酸碱度的变化,“田坑”土质其PH值大体应呈微酸性。故也时见田黄乌皮在外。黄皮其中,白皮其内的:或黄皮在外,黑皮居中,黄皮在内裹有三层皮的田黄。有时乌皮之内又一层薄黄皮(见图16),  或乌皮内又一层半透明的白皮(见第86页),此类二层皮的田,大部分属枇杷黄田,外层皮质细腻,内层皮厚薄分布均匀。肌质亦纯佳,甚至凝灵如冻.有的单层皮田石,一面是白皮,一面却是黑皮,即一面是银裹金,一面为乌鸦皮;也有一面是乌鸦皮,而另外一面又是黄色皮;甚至一部分乌鸦皮,一部分黄色皮或白皮的,此类质地多为—般性的田;更有黑、灰、黄、绿各色皮相间在一起的杂田,质多粗硬。含多层石皮的田黄,皮虽不透,难於察看,而往往肌理色质极佳(见第94页《心清闻妙香》),粗看原石外表,毫不起眼,故常被误以为硬田而失之交臂。   
    (二)田黄的肌理
    行家鉴石,最注重肌理品质。用灯照,则是辨别田黄质地优劣的一种好办法。即使石皮紧裹,其温润的程度、纹理的分布、质地的纯度亦能一目了然。
    田黄原属其产地附近各矿床,至少应该是海拔高於上坂、中坂、下坂等,九片“田坑”,否则难以顺溪流而下,而入田地。零星散石,流落溪田久蕴田底所成,田石之肌理仍保留原来种石的某些特徵,故福州老一辈寿山石雕艺人亦称“杜陵性田”或“坑头性田”、“水晶性田”和“高山性田”等。
    田黄的肌理,基本上是指并非百分之百,而是也有个别与特殊。皆隐有细萝卜纹,且疏密罗列极其有致,条理绵密而不乱,或若新出萝卜,或似鲜剖柑囊。这是田黄石的普遍特性,也是辨别田黄的主要持徵之一。田黄的肌质愈细腻、色泽愈浅、愈透明,其萝卜纹也愈明显。故白田的萝卜纹,往往最为好看。也有一种田石,萝卜纹极隐、极细、极不显眼,色质亦很纯优,为最凝灵的田石之一(见第76页),唯皮相易与某些掘石相类,故而往往惑而却之。田黄因其品类各异,即先天因素(出自田坑附近各不同矿床)之差异。所以萝卜纹粗细有别,纹理亦随之而异。其萝卜纹,或似高山冻,纹理清晰如网;或似质地细结的杜陵,纹理细隐;或似杜陵中不规则之结晶状条纹;或似坑头细腻而通透几乎不见纹理;或如坑头中之碎棉絮状纹:但田黄之纹,远比它们更细密、更隐约。
    (三)田黄的“六德”   
    前人对田黄肌质的品评,已有精辟的论定,认为田黄具有:温、润、细、结、凝、腻之“六德”;并以此作为评判田黄石或它石的等级标准,也通过这“六德”来识别田黄的真伪。
    温润是田黄的重要特徵之一。各色田石,即使是白田或黑田,灯下透照石心皆泛黄红之光,宝气灿烂,此为“温”,唯田石独有。虽寒冬腊月,亦感温存有情,此说有文采,却缺知识、少科学、理论性不足,易起误导作用。人手可亲。田黄石,手感脂润,仅芙蓉石与之相近。常年不上油,亦不燥不变,一经摩挲便觉油光欲滴。田黄与他石相比,质地细腻而凝嫩,这又是它的一大特徵。它兼具有寿山的山坑、水坑及各类石种的最优秉性。其不松、不绵胜水坑;不脆、不涩胜山坑;不硬、不燥胜山石。
    (四)不同产地的田黄特徵
    从上、中、下、碓下等各坂所产的田黄来看,其质地均有优有劣,各具特徵。中坂多出好田石,凝润灵透。上坂田质偏嫩,细腻而晶透。下坂田质较坚结,色多偏黝、然亦通透,唯其中常含有行细黑砂点。下坂多出灰黑田。上、中,下各圾均常有乌鸦皮田出产。自田多出自上、中坂,是质最细嫩的田石。碓下坂田也不乏有质地细凝而通透的,但大多润度稍逊,色接近於下坂田,微黝而黄褐,其皮多为黄色,稀而且薄,肌理的外围常挟带小白点如虱卵(见图36)。另有搁溜田,出自寿山三坂附近溪田中且多为偶然拾得,其质多粗涩乾裂(见图37)。“九手田”,有雨说,传闻早年有五人合伙在善伯山脚采石,因不慎失一手而得名。另一说是,因该地所产山石皆为深层砂土中所出,土坑挖得较深,从坑底到坑面要传按九手,因而得名(见图39):“回龙”、“双溪”皆因地名而得名。回龙,双溪两地本无产石,乃上游的田石顺溪流而下,埋於浅土之中,性应属搁溜田(图41)。这些田石中,石质也有比较好的,似碓下田或部分下坂田。其浅表石色多偏沉黝,如染酱油,而石心则略灰白,灯下透照则显褐红色,红甚浓,或无萝卜纹或有清晰的丝状纹,肌理常带有小白点、多无裹皮,仅少数带有小片稀薄黄皮。裂格较少,与上游诸坂之田相比、温润度差且质稍硬绵。
    各坂所产的田石,近山边的,质多粗硬,皮多松涩或粗杂;近溪边的,质则灵润。土壤砂质的不同,对田黄质地,正如桔生淮南则为桔,也有很大影响。含铁砂质较多的砂土中,其皮甚至肌理也常有细黑砂点,系物理渗透和化学变化所致。如下坂所出的部分田石(见94页)。
上坂砂层中所出的白田或淡黄色田,常见外层的肌理中,伴有灰白色泡状砂斑,或似白皮,又似雪花,颗粒如砂,松涩不利雕琢(见42)。
(五)田黄的色相
若灯下难以辨识田黄本色,还可置於日光下观察。田黄的颜色,鲜而不俗,何为“俗”、稳而不浊,不浮不沉何为“不浮不沉”?皆属含混不清的人为浮浅判断表述,核心部题还是缺乏严谨科学表达,绝非它石或伪石所能混杂。
红田分桔皮红和煨红两种,桔皮红色质最优,色浓尤胜桔皮,鲜艳凝灵(见图19)。煨红田外表色虽鲜红如丹束,但质稍硬结,温润往往反不及枇杷黄等。
田黄(这里指黄色田石)不仅本身质地优佳,而其所具有的色彩——黄色,又象徵着汉民族一种共同语言的符号。黄色是道教、佛教及儒家思想中地位最高的色彩,《易•坤》云“天玄而地黄”,谓为上地之色。在阴阳五行说中,上居中,故以黄为中央正色。同时,黄色又是天子,黄河的象徵。而田黄的产地,名称又含有“福”“寿”“田”的吉祥寓意(取“福建、寿山、田黄”之首字)。正因这诸多因素的巧合,田黄不但石色贵,且预兆美好,无怪乎一经面世,即被视为人间尤物,充作贡品,进入皇家,也成为豪门贵族,文人雅士争相收藏的对象。
好的白田,细腻若白云拂面,肌理如鲜剖萝卜。白田颜色虽淡,但传达了一种平和、纯洁、清净的形象。
各类田黄,颜色区别颇为微妙,常见有介於两色之间的,就难判定属于何色,只能依据接近的肌质,色相而归类。其实,田黄色相的区别,也有个过渡的转化。
现将部分常见的田黄所含的主要色彩及色彩纯度、浓度和田黄肌质的通灵度等,作一对比,列表如下:
田黄色类         色度        所含主要色素
主十次+其它         色纯度         肌质通灵度         品级
桔皮红        
浓        
深红+黄        
高        
灵、纯        
极品
煨红        
浓        
束红+黄        
高        
半通灵        
上品
桔皮黄        
微浓        
黄+深红        
高        
灵、纯        
上品
黄金黄        
中        
朱+黄        
高        
灵、纯        
正品
枇杷黄        
中        
黄+赭红        
中上        
灵        
正品
银裹金黄        
中         黄金黄+粉黄        
中上        
灵        
中上

桂花黄        
淡        
枇杷黄+粉黄        
中下        
半通灵        

鸡油黄        
清        
黄金黄+芽黄        
高        
灵度强        

熟栗黄        
暗        
褐红+黄        
中下        
半通灵        

糖粿黄        
沉        
熟栗黄+褐黄        
低        
微通灵        

肥皂黄        
浊        
糖粿黄+粉黄        
低        
灵度弱        

蕃薯黄        
浊        
黄金黄+粉黄        
低        
微通灵        

从上述可以看出,若以黄金黄或枇杷黄为田黄的“中正之色”,那么,田黄色相的转向大致可归纳为四大类:
——由黄渐向红的转化,即红的色素逐渐増加。枇杷黄→黄金黄→桔皮黄→桔皮红。
——由黄的主调,逐渐转化,粉质加多,石质逐渐混浊。枇杷黄→桂花黄→糖粿黄→肥皂黄;或黄金黄→银裹金黄→蕃薯黄。
——由黄向褐灰,或灰黑调转变,色质转灰变暗。枇杷黄→熟栗黄→糖粿黄→灰田→黑田。
——由黄向清白转换,即黄金黄→鸡油黄→白田,等等。
    所谓银裹金,其实有两种类型。一种则介於白田,田黄之间,外具白田肌质,内心近似黄金黄之质。白田多数带有黄心,黄心多的,即属银裹金。再一种则为白皮之田黄。传说有一种“金裹银”田石,极为罕见。笔者数十年来,仅闻其名,而未见其石。近来方见一块,始信确有“金裹银田”(如图示28)。“绿田”石,世有所传闻,迄今未见。黑田中倒有一种灰黑而带绿色调的品类(如图33),似应归入黑田类,或称为“灰绿田”较为贴切。此外,尚有一种田石,部分色质类近白田处则较细,其中又浑含黑田质处,则质地稍粗些,或似“灰白田”,或似“灰黑田”,宜列为“灰田”类。黑田实际上并不全黑,而是黑中带有赭调,仍能透明,唯萝卜纹大多较粗。乌鸦皮田,不宜列为黑田类。黑田多出於下坂,而乌鸦皮田则常出於上、中、下三坂。人多数乌鸦皮田,其肌理属黄色田。黑田中亦多带黄皮的,也不称其为黄田。况且,白田中亦有裹黑皮的,通常也不归於“黑田”类,仍称作“白田”。可见,乌捣皮和银裹金两种田,都具有特殊的色性——多重性。故乌鸦皮田同银裹金田皆应另列门类为宜。   
    一块田黄的肌质,其内外色泽也非一成不变。除白田以外,大都是外浓而内渐黄淡,尤其是人而宽厚的田黄,内外极少是一色。田黄除非格稍多,或形较薄、体积。此段表述十分科学,但与下一段连接起来读,就又不清楚了!小的方能内外即指还不是完全一色。
    田黄以外的其它掘性石,虽多少也带有些田味,但远不及田黄石。常见其表面极浅的一层色似田黄,内则或白或红或杂,不失其本来面目。还有人工蒸煮或药浸、染色的假田,色不偏红即偏黄或偏焦,也总有烘染痕迹显而易见,与田黄的自然色泽相差甚远。而且,这些假田所选的石材,必须容易进色,即色浅淡、质松软的水坑或山坑石。而这种石往往比田黄通透得多,即使用黄色的石材,也多比田黄透明。因此这种假田,仅仅是外观色浓。内裹却反而空荡,用空荡比喻前面的“色浓”、很不对应,令人不知所措,更让人疑点横生。令人生疑。
    (六)田黄的格裂形态  
所谓“无格不成田”,为何有“田”必有“格”?又是什么必然原因造成田黄石一定要会有红格?道出了田黄的一个普遍性特徵。正由於大部分田黄都或多或少带有裂格,只有极细小的石材除外。而且,田黄中裂格的颜色和形状又具有与众不同之处。   
石材的坚硬松软,用刻刀一试,固然是一种简易的办法,但多有不便。而通过石材的手感和观察裂格的形态、数量,即能审知大慨,田黄石山也不例外。例如,交叉格多,如龟裂,如哥窑的“开片”裂纹,石性则脆,寿山石中以迎江黄、碓下黄最突出,田类中坑头田、碓下田等这种格居多。格綫挺直而利落的,石性则坚,掘性坑头和通灵度好的鹿日、坑头田等最常见,田黄有类此格者,质亦坚结。裂格少或无格的,须视肌质通灵否,肌理能透,纹理细匀,则质凝结如冻,材稍小的好田黄亦时有所见;肌理浑浊不透的质多粗硬,如硬田、鹿口、山石等。深藏肌理内的暗格较多,或格粗人而深长的,石性多软,诸如掘性高山、白田等及上坂的田黄也常见。格纹若断若续、蜿蜒而长的,石性多松且绵,含此种格的田黄,质较松嫩,时见之上坂田,山坑、水坑石中均常见。格斜浅而短小的,质凝而嫩,中坂田此类格居多,上、下坂好田石也常见。   
    凡掘性石,多含赭红色格。山上的石材与田裹的石材,因土质湿润的程度及矿物质成分的差距,所以两者裂格有差异。田裹掘的田石类的红格,多显褐黄或赭黄色,比山上掘的掘石类的红格略沉稳,何为“沉稳”?用来形容色彩不伦不类,还要加上个“略”显。且感觉湿润、不乾燥。无皮的田黄,红格则常被作为鉴别的标志。掘性山石的色格,色略鲜淡,多偏近曙红色,又时伴有原矿产的岩层色格,且其色格的感觉要较田格乾涩得多。如新近出产的“鲎箕田”,实为掘性高山。黑皮田与白皮田还常见其皮随格侵入,以致雕制时难以掩饰。黄皮田就没有这种现象。同时,田黄的肌理内除了红格和部分近皮层处偶含细黑砂点外,绝少再含其它杂质,而且愈近其心质愈纯净。硬田、鹿目和其它掘山石的肌理内,除裂格具有不同的特点以外,还常含有霜红色块或杂色大砂点,甚至大硬疤等杂质。
    (七)田黄的比重
    田黄石密度与它石不同,把握住田黄的比重特徵,便可避免差错。田黄的比重,是指田黄的重量与同体积的水,在4℃时的重量之比,其比重约在2.53--2.9之间。同体积的掘性石对比,硬田、鹿目的份量最重。三坂之田均较接近,而其中大部分的碓下田、下坂田、坑头田都比硬田、鹿目等比重稍小。中坂田介於上、下坂田之间,比前者又稍轻些。上坂田接近中坂田就更轻些。掘性高山比上坂田要轻得多。这些都可作为鉴定田黄真伪及优劣的参考依据。
    田黄的比重与其它宝石,矿物的比重都取决於其化学成分与内部的结构状态。结构越紧密,比重则越大。此外生成环境也与比重大有关联。据有关科学测定,岩浆早期形成的无水矿物就比晚期含水的矿物比重大,原生矿物一般比次生矿物比重大。因此,比重不仅具有鉴别意义,同时也可作为其生成环境的旁证或辅助依据。
    计算比重时,可采用各种简易的方法,如“天平法”;将石件拴在细綫上,先在空气中称重(W),然後挂在天平的秤盘上,没入盛水的烧瓶中再称重(W),那么,W—W即是石件排开同体积水的重(水在4℃时)。
笔者在长期与田黄石材接触中,悟感到上、中、下三坂田石及白田、坑头田等各色田黄与掘高山、鹿目之类掘石手感份量均有微妙差别。一些田石拿在手上,凭其份量,基本上可判断出属於何地开采的何类田石。又当作数百例实验,从中测定如下数据:
    白高山的比重较小,约在2.5左右,掘性高山的比重约在2.5---2.53左右。大部分上坂田黄、坑头田、白田及色彩浅淡的田,比重一般多在2.53---2.6之间。
    中坂所产质优、色好的田黄,比重约在2.6--2.65之间。
    下坂田,九手田的比重,一般在2.65--2.7左右。
    黑田的比重约在2.6---2.65之间。
    硬田、鹿目的比重大多在2.75以上。
    掘性连江黄的比重约在2.85---2.9之间。
    溪蛋的比重约在2.53---2.55左右。
牛蛋的比重约在2.8左右。
其中比重在2.6——2.65之间的田黄,约占田黄总数的绝大部分。
    (八)田黄与其它掘石
    田黄的采掘,有史以来,可谓近十年来产量最多。但以假乱真,鱼目混珠也是屡见不鲜。一些人上当受骗,多属未谙石性或粗心大意不加细辨之故。
    易与田黄类混淆的石材,多为掘性高山(鲎箕田)、掘性坑头、鹿目、掘性碓下黄、碓下黄、蛇匏、水黄冻、溪蛋、牛蛋黄、连江黄以及近年新出的新品种荔枝翠、鷄母窝等。
    1、掘性高山与田石   
    掘性高山有的极似田石,但质多松软。而“温”不及田,尚缺乏宝气;“润”不如田,亮度差;“腻”更逊於田,整日手渍浸摩也达不到田石的油光欲滴的效果,且石材要经常泡油保养,只要一段时间不上油,即粗涩变态,失去光润。掘性高山虽有萝卜纹,若橘裹纹或老萝卜皮下的纤维纹,比田黄或白田的纹要略粗而且更显露。掘性高山凝度不够,比重稍轻,比田要差得多。并且,掘高山仅外表一层黄色似田黄,但不如田黄的颜色稳定,灯下照射,内则泛白。掘高山亦多红格,但色略鲜,如血缕,或如白海蜇皮中的红丝,既乾又燥,与田黄迥异。(图43)掘性高山稍比原矿产凝润,雕刻其裹多与矿产本色无大差别。掘性高山质地松绵,通透过於田黄。掘性高山的内心常含有较大的红色斑点,或霜红如粉质的石块。带皮的掘性高山,皮多显赭黄而且极为稀薄,皮质松散如土,乾涩乏亮。“鲎箕田”即产於高山的西北麓,无论从产地、肌质来看,均应属於掘性高山类。
    2、掘性坑头与“坑头田”
    掘性坑头,皆为块状独石,常见其外形棱角毕露,多无裹皮。掘性坑头有雨种类型:一种外表酸化层薄、极似掘性高山,无皮、或无纹或带绵花围纹、质地比掘性高山略脆结,亮度优於掘性高山。石色浅黄的,比掘性高山更通透;色带灰黑的,质浑而硬,纹更粗,另外一种类型酸化较透,肌理内外色质均极似下坂田黄,色黄而略偏褐,有萝卜纹细匀极近田黄而罗列略显齐直且较显现,或有纹路略粗如稷粒未化将化。少数有皮的,皮显黄色稀而且薄。这种石材质较结脆,碎裂格多,格綫比较挺直,温细近田,润亮与田黄无异,惟腻尚不如上、中坂田、与下坂的部分田石不相上下,价值与三坂田等同,人们习惯地称为“坑头田”(图44)。坑头田重量有时可达上斤,但山石气重,多粗劣含有砂砾,如鹿目,山石中的杂质。整块石中往往仅能取一小部分质地较纯优的。故能成材而色质又好的坑头田,确难求得。坑头田的产地,虽靠山,但位於寿山溪的发源地,得天独厚,具有与沿溪田黄所必须的客观培育的同等条件,故质地优於其它掘性山石,但大部分仍带有掘性山石的特徵。
    3、鹿目格
    鹿目唯皮与外表肌层通透,色泽似田黄,比重大。其肌理若为黄色而透明的,多少会带有蟹灰色调,无萝卜纹、只有少数带有层纹。如若皮下多带霜红粉状色晕,山石气又重,多含硬砂的,人称“鸽眼砂”。鹿目中有色浓黄如桐油地田石,堪为上品,俗呼:“鹿目田”。鹿目上斤的不少,常裹黄皮,皮或薄或厚,但以薄者居多。皮质凝细,多挟硬砂。肌理通常皆浑浊不透,尤其内心极硬结乾涩,鹿目质若通透,多带纵模交错之大格,又称“鹿目格”,其材积偏小。鹿目材积较大的,质皆浑浊,格少,甚至无格,易於辩认(图45)。
    4,  碓下田和掘性碓下黄
    碓下坂中,偶尔采得带青的黄色皮,肌理接近田黄石材,外层肌质色浓。黄而红褐,似部分下坂的田黄色,至其裹则逐渐趋淡。有较明显而细密的萝卜纹,纹行稍直,外表肌层中常渗杂白色虱卵状渣点,乾裂较多,也常有红格,质灵透如上坂田,温润细腻接近於下坂田,而稍感松涩,欠乏凝结(见图36)。另有一种碓下坂所掘的通透如下坂田黄,通灵度略逊於前者,无皮或有稀薄曦小块皮,质细嫩,无法寻见萝卜纹,颜色与下坂田黄无异,裂格少,碓石的温润比下坂田要差些,外层肌质中也偶有星散小白点如虱卵。这两种石材,特徵、价值均接近下坂田黄,通称为“碓下田”。
    碓下坂中有肌理不甚透明的石材,质硬而涩,无萝卜纹,亦少有裂格,无皮、质色似连江黄或糖粿黄,多含虱卵状白泡点,重比前两者大。虽属掘性,但无温润之感,属“掘性碓下黄。”此石系碓下黄石,为本地段所产之石。而“碓下田”是来自上游的石材,性发们搁溜田而不被曝晒。与碓下黄黄石性回异,两者应有所区别(图46)。
    5、蛇饱
    蛇饱皆为独石,质饩稍近掘性杜陵,亦有似田黄的,但比田差得远,此石带红、黄颜色的不常见,属稀品,多见的倒是肌理呈灰白色石块,乍看极似白田,但通灵度较差,也偶有粗纹如破絮,色质多不纯,肌理常含有杂色点或白砂点,格较少,山石气特重,质地粗细不匀,刀感顿挫不畅,但比杜陵稍松绵,亮度不及杜陵。灯下照,其裹灰白,不泛红黄。温、润、细、腻、凝、结皆远不及白田。比重也大於白田(图47)。
   6.牛蛋黄
   牛蛋黄,产高山支对面的旗山南麓的溪涧,质粗、皮硬、不通灵、无萝卜纹,比重大,易於辨识(图48)。
   7.溪蛋
   溪蛋外观略似田,无皮,稍向其裹即粉白,无萝卜纹,灵度差,仅有微弱透明感,无红格,其质地属芙蓉石性,与田黄回异(图49)。
   8.掘性杜陵
   掘性杜陵也偶有如鹿目的石皮,格不多见,质细凝剔透,有纹如量如絮或如水流,不像常见的丝网状萝卜纹,山石气颇重,质结而坚,刀刮,则石屑微卷,肌理多杂而不纯,时挟有细小杂点。此石色近枇杷黄的较佳,但内心多显灰气。
    9、白水黄
    白水黄产於高山背面,质多乾裂,下刀易崩,其中较明嫩的石材,则黄色浅淡,仅附表面,一经磨擦即消失,易辨认。
    10、金狮峰独石
    金狮峰所出的独石,均为黑色裹皮,极似乌鸦皮,但比田石的乌鸦皮更加乌黑,厚密,肌理不大通透,无萝卜纹,含杂质砂点较多。灯照微通灵,但内心灰而浑。温润感极差,肌质与皮质均粗杂乾涩,充满山石气(图50)。
    (九)伪造田石
    田黄石自问世以来,就有人采取各种手段,假冒伪制,尤其近年为烈,作假手法日趋成熟与高明,花样百出。对於那些不熟知田石的、鉴识经验不足的人,往往上当受骗。以下介绍几种作伪情况:
    最常见的是利用寿山石中一般品种,色近田黄,似有萝卜纹的石材,将其整成卵石状,并用硬器点凿或置於硬砂中翻滚,然後再沾上土或色,或再加蒸煮,使其外表色形似无皮的田黄,这样就能或多或少遮掩肌理的破绽。乍看,酷似田石,细加观察,则其外表密密麻麻,凿痕新着,终不自然。而且,只要透过外表悉察肌理便知其为何物(图52)。
    另外,常见的还有,假造石皮,或用颜料涂染,或用胶水调石粉涂抹其表。诸如假的黄皮、白皮、也有黑皮,磨亮後,就像紧裹着石皮的田黄。造假者还故意稍露出部分质好、色佳,又好像有纹的肌理。
    然而,这种假石皮,皆松且脆,颗粒粗大,浑浊不透,乾结如疤,难以受刃,遇刀即脱。还有用更“高明”的手段,即使原石改变色泽,类似田黄,又“巧妙”地使表层肌质变换成田黄各色“裹皮”(如图51)。此石不但是伪造的乌鸦皮田而且连作品也是废品。其皮层浅薄如纸,且皮色过於透明,皮质也过於细柔,分明为高石类的肌质,内心特徵更是显然。
    近年,有关地质研究部门,从研究角度出发,他们在实验“福寿田”中发现,用某种科学的方法,已能将一些石材的分子结构改变,使其色泽与内部结构接近於田黄,但终不能温润其质,增其丝纹(图53)。可见田黄的丽质并非人工所易乱。
另外还有用掘高山或掘山石作原坯,在其某些部位粘上或镶嵌一小片或数片真田黄石,以作幌子,骗人耳目。笔者曾见两例;有人在掘山石印材的朱文印底部,顺边綫内的下刀处,整圈挖掉後,几乎丝毫不差地嵌入一片同样形状的田黄石薄片,然後再刻印文,使之与印边浑然一体,不着痕迹,让人以为其石表虽无萝卜纹,质地差,而其裹乃货真价实的田黄。初遇此石,见其外层肌理无萝卜纹,外表微有土壤酸化痕迹,又时溢山石气、颇疑、随即置灯光下透照,始见其心白而不泛黄,内心含浑渣点,明显为掘性山石。在旁某友不解地指着印底问:“其心为何有萝卜纹?”那么一石之中,怎会有山石与田黄两性同存呢?即疑石底有诈,一经细察,就真相人白。另一例,山是掘山石,在底座下横贴一块有皮的田石片,其正面与两侧再粘接数片有皮而形不规则的田黄薄片,粘接的缝隙均按裂格雕制处理,巧妙地使石身大部份显露出田黄的“肌质”,又有“皮”、也有“纹”、可谓货真价实的田黄,使人一时难以分辨真伪。但是,粘与嵌者,必有平直的缝綫,与自然裂格迥异,接缝再密山总有破绽,有的会露出胶痕,有的因刻饰过程要加深其缝,虽再刀巧,也不可能毫无痕迹。

   故检验田黄印章, 必先检验其材质. 极品田黄印章已达一两田黄万两金之水平, 不可不慎之!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寿山石真假的辨别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精英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