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TOP

略论硬笔书法之线条
[ 录入者:换鹅书会 | 时间:2010-03-02 15:09:25 | 作者:徐开帝 邹静波 | 来源: | 浏览:5423次 ]

摘要  硬笔书法艺术是一门年轻的艺术,硬笔书法在短短二十多年时间里便繁荣昌盛,是硬笔书法能作为一门独立的纯艺术的明证。硬笔书法经过了通向艺术的启蒙期,一旦全面启蒙,必将导向神话。却也面临着现代艺术观念和价值观念的挑战,也恰如一个人成年时,要面临立业与成家的现实,硬笔书法从实用到艺术,它在进行迅速的转变,旧的观念也在发生变化。尤其在今天电脑迅速发展的电子时代,硬笔书法在实践中不断发展,表现在创作方面,作品形式趋于多样化,作品的内容更加丰富广泛,作品的艺术性逐渐在增强,而表现在作品的意蕴方面则显得相对不足,特别是硬笔书法的线条这一创作中至关重要的方面,是一个非常值得探索的领域。
关键词  硬笔书法 线条美 力量美 节奏美 立体美

    硬笔书法是用硬性材质之笔来书写汉字的艺术。对‘硬笔’概念的界定从工具方面大致可以分为二类:一类是铅笔、钢笔、圆珠笔、水笔等由西方工业文明所造就的半自动化书写工具;另一类是较难确证起源的竹笔、羽毛笔等传统性工具。由这二类工具通过各类媒介而在纸等媒体上留下的痕迹,并具备一定的艺术性,可称之为“硬笔书法”。书法在当今日趋发展的形式下,线条的艺术性越来越被书法界所重视。当代著名书法家沈鹏先生曾说:“在书法表现的要素中,我看重线条。线条是由条形到神韵的最重要的手段、桥梁,更确切说是基因。”各大书体、各书家字体,各书法作品品位高低的差异,也与其线条特性及水平高低的不同相关联。书法作品的创作,首先是线条美的独特的发现和创造。可见,线条是书法的基因,是书法风格和品位高低的标志,是书法创作的首要。
    线条这一说法(或曰概念)是否适用于硬笔书法?人们常常认为,钢笔线条一细二硬三露四单一,故应放弃或淡化对其线条的追求,而应重视对其结字、章法、神韵等的探索。这种看法是“钢笔字”的一个误区。毛笔尚且讲多大笔写多大字,钢笔也应说多粗笔写多大字,常用钢笔粗细的单一,与写出的字相比,主要矛盾是笔细,或曰字大,就其硬笔书法意义而言,应有一套粗细不同、弹性各异的笔,再加之对纸和垫板的精心选择,事实可以证明,钢笔线条能够由笔法单一走向丰富。硬笔书法的成熟就在于其线条的完善,它不仅具备书法线条的一般属性,而且也应独具硬质弹性的特性,由此构成了独立的硬笔书法线条。
    硬笔书法的线条如此重要,然而线条在实际中又显得薄弱,因此本文就其在性质、类型、线条美学价值方面作系统的探讨,藉以抛砖引玉。
一、硬笔书法线条的性质
    硬笔书法线条的性质总体定位在‘骨形筋露微肉’六字上。具体有九个性质,曰‘九感’:一曰“形感”。‘远取诸物、近取诸身’而得其形,其走势于骨,肇于自然,而微肉裹其外,其形或直,若针、若锥、若枯槁等;或曲、若蛇形、或兰叶、若扁舟等。二曰‘力感’。‘善笔力者多骨’,‘多力微筋者圣’。骨生于力,钢笔用力由用力方向及大小而定,并非力大便有‘力感’,而是善力者方有‘力感’,善力者笔稳笔健且融自然,有力透纸背之感。“三曰”律感。即节奏之感。由用力大小、书写速度、线条粗细等诸方面变化的节奏而构成,律感便是诸方面“阴阳”变化的韵律,是心感、手感的律动合一。四曰“意感”。它乃线条所借自然诸物之意象,是其抽象的“原始美”,它既单纯、基本、典型,又丰富,“沈鹏先生曾说过‘单纯包括万物,丰富趋向一体’。五曰‘质感’,即为‘内劲之美’,是线条的‘真质美’。或挫或巧或丑或媚或俗或雅或今或古等,此感靠字内外功夫去涵养。六曰‘静感与动感’。静者稳定但单一也,在乎于线条单纯、粗狂;动者飞扬也,在乎于线条丰富、变化及线条间的意连。楷书线条以静为主,以动为辅。七曰“个性感”,即“风格感”,是硬笔书法家个人风格、书写习惯、基本功底、审美情趣等在线条中的反映。“个性感”具有典型性、唯一性、借鉴性和可借鉴性,是书家成熟的表现。八曰“含蓄感”。“线条的单纯不是平铺直过,用硬笔作书最忌平直而过,当暗藏波澜;线条之含蓄表现为美学思想的”中和“和用笔复合用力渐动和微动(甚至不易察觉)之统一。”九曰“迁移感”,即有移植、改造、提炼、简约毛笔书法线条的“表象感”,虽然是硬笔书法线条,却有毛笔意味。现代硬笔书法既植根于传统毛笔书法之中,又寄否定于毛笔书法之外,全赖出新于硬笔书法特色之上。硬笔书法线条尤为如此。
二、硬笔书法线条的类型
    如果说线条性质是它的“内涵”,那么线条类型则是它的外延。硬笔书法线条的种类也随着其发生、发展、繁荣而逐步丰富起来,真是千姿百态。“但按线条衍生的源头对其逻辑划分,可分为三种类型,即:流畅的线条、流畅涩重合一的线条及刻写之间的线条。”
    (一)偏重于钢笔特性的“流畅的线条”。这种线条的产生源于钢笔书写流利、便捷的实用性。提倡这种线条的有八十年代的庞中华、顾仲安等。庞中华在平动基础上又注意了用力轻重变化,其线条光滑且有粗细之变,由起收笔简约、实用而美感;顾仲安楷书线条注意了对起收笔的适当强化,然中间用力较均匀,其线条端庄而单一。后来人们开始注意了线条全程书写,既抓两头又重视中间变化,形成了这类线条的规范,这类线条实用美观,深受广大书法爱好者和实用派硬笔书家所喜爱。
    (二)借鉴毛笔书法线条——“流畅涩重合一”的线条。早期涉足硬笔书法的书家,大都是毛笔书法家,如邓散木,他十分强调仿效毛笔线条的特征,但这仅仅是起步,却是可喜的。“到八十年代的硬笔书法热,硬笔书界开始注意了毛笔线条用硬笔技法的诠释,这样便出现了‘流畅涩重合一’的线条。它的出现是硬笔书法发展的必然,是书法传统钢笔化的时代的结晶。涩重的线条采用的是逆锋运笔或匀或非匀用力的笔法,而流畅涩重合一的线条往往采用‘小巧灵活的调锋’,使顺峰变为逆锋或反之而实现。”显然,这种线条具有传统性与艺术性,颇有“帖味”,为书界所青睐。
    (三)借鉴篆刻单刀法的“刻写之间”的线条。“以刀代笔”的甲骨文、单刀法的篆刻、篆刻的边款、浩瀚的碑林,对以硬质材料为笔的钢笔书法影响很大。“谢非墨由此提出‘将硬笔书法本质界定在写与刻之间’‘并咬定青山不放松’。这种线条不仅留有墨迹,而且还有深深的划痕,作品背面粗糙不平。其笔法,笔先冲入纸面,行笔间用力下压‘其颖如锥’,深入进纸,或停或回收笔。其线条具有‘简洁、刚健、棱角分明’的韵味;”这种线条颇有“金石气”,有时还有浓烈的“碑味”,为书界所推崇。
三、硬笔书法的线条美
    硬笔书法艺术是重在线条的艺术。线条是书法中最基本的元素,线在我国造型艺术中,又是最简洁、最概括、最单纯而又最深刻的,是人类生命的象征。“日本近代画家村上华岳说过‘线是贯穿整个宇宙的最根本的东西’”。线条是书法家表情达意、精神、气质、学养得以流露的媒介。我们在欣赏一幅书法作品时,首先映入欣赏者眼目的是线条,也是欣赏者沟通书家的桥梁,通过线条欣赏者可以获得精神上的美的享受,心灵上得以慰藉、净化和震撼。线条是硬笔书法艺术的主旋律,是灵魂,作为纯艺术的寻绎,书法家可以紧紧抓住线条反复“锤炼”反复“讴歌”。如果说,毛笔的线条能充分自由的在点、线之间快速变幻身形的话,硬笔的线条唯有可怜的拖着自己清瘦的身段翩翩起舞。如此的先天不足使硬笔在表现形态上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在点、线方面。然而在近年来硬笔书法热潮的兴起,在硬坛这块广阔的土地上却佳作纷呈,风格迥异,或秀美,或老辣,或雄强,或生挫……这些都充分证明了硬笔的线条自有其存在的意义和特殊的美学价值。那么,硬笔书法线条的美学价值具体体现在哪里呢?唐朝著名诗人杜甫有论毛笔书法的名句‘书法贵瘦硬方通神’,正好为硬笔书法的线条题写了具有前瞻性的绝妙评语。与毛笔书法相比,硬笔书法的笔画基本形态特征是“瘦”,工具的本质使其特点体现为“硬”,这硬非生硬,而是使观者有绵里藏针般的感受。用风格化的名词来提炼它的理想?刚健,刚者,坚强也,如千仞铁塔,稳定压倒一切,充满力度美;健者,挺劲也,是弹性的张力与纸面接触时耕下的轨迹。它决不是拖泥带水,又非蜻蜓点水。其实,比其毛笔书法来,硬笔要达到笔笔中锋的程度要快得多。“晋卫夫人的《笔阵图》中提到:‘善笔力者多骨,骨微肉者谓之筋书’”。“米芾在《自述学书帖》中论述的更为深刻:‘要得笔,谓骨筋皮肉、脂泽风神皆全,犹如一佳士也。又笔笔不同,三字三画异,故作异;重轻不同,出于天真,自然异……又,得笔则虽细如鬓发,亦圆,不得笔虽粗如橼,亦褊。此虽心得,亦可学’”。因此,刚为骨,健为肉,硬笔书法线条的本体基调大致可定。基调一定下,线条在作品中的表现就可以加以衡量了。一幅硬笔书法作品的鉴赏跟其它艺术品一样,首先关注的当属整体美。而组成整体的正、负空间的分割,黑白色块对比的节律,都是线条的长短、粗细、方圆、正侧、疏密等诸因素有机调和的结果。抽象地看,是点线在一定时空中按某种一定的节奏所构成的造型。经过对整体的扫描之后,基本的点线品质则是我们要进一步加以赏析的重心。传统的毛笔书法对点线的追求历来是摆在一个很高的层次,甚至在评价一位书法家作品时,往往先看点线功力如何,崇尚无一笔无来历。对硬笔书法来说,工具特性的局限使毛笔书法式的标准称为不太实际的参照系统,但如果作品的点线任其自编自演,一点也不参照前人的宝贵经验,恐怕作品的耐看程度要大打折扣了。毕竟,历史证明:缺乏对线条的理性锤炼将无法产生真正完美的作品,其风格或许能流行一时,但决不会墨泽千秋。二王、颜真卿、米芾、王铎等历代书法大师的杰作可以为证。因此,提高一幅书法作品线条的质量,一定程度上即是提高书法作品的艺术性,在刚健的基调规范下,高品质的硬笔书法线条应具有的审美标准可分为:
    (一)力量美力量感是书写者力度的运用在观赏者心理的投射。此力量并非可简单地理解为物理学上的概念,虽说只要写字,就肯定要注入力量,但这种所谓的力量,是书法中的一种巧力,是手、指、腕的运作技巧在意识高度协调、控制下且化合了书写者本身审美观念、书写经验的自然运动。体现的感觉一般是“劲挺”。古代书法术语在这方面有很多强调,如力透纸背、万毫齐力、全身力到、笔力千钧。“中国书法在很早的时候就强调笔力,但也有一个过程。在甲骨文时代,笔力表现是无意识的,它受工具的限制,要拿刀刻,当然不会想到笔力有力与否。到汉代隶书的时代,线条应该说表现得比较充分了,但线条的力量感还没有被绝对重视,线条还是依附于文字而存在。真正主动追求线条力量感,要到汉末特别是魏晋南北朝以后,其标志是蔡浥《九势》的提出。”硬笔书法虽使用的工具不同,但二者同为书法,就必然有内在的相同的联系。我觉得硬笔在表现力美方面还要优于毛笔,硬不是生硬,硬是力的象征。这种力跟自然力是没有关系的,它完全是一种感觉,是书家在长期书法实践中功力的积累,力是训练有素的笔墨技巧的体现。离开了笔力,整幅作品就会显得毫无生气。这种“力”赋予了硬笔书法作品的生命意义,“生命来源于运动,有力才能有运动,一运动起来便会对线条直接产生效果:有粗有细,有枯有润,有长有短,有变化,有生气,有动感,有质感。”硬笔书法作品力求的就是这种效果,“刚劲之力如铁画银钩,柔和之力似绵里裹铁。尽管有风格的不同,然而都以不同的表现手法在他们的作品中体现出共性的力度美。富有力度感的作品之所以美,是因为它能使观赏者在这种凝固而静止的字形中领略到生命的风采、心灵的律动。如果笔力薄弱,书法美就无法得到充分的表现和发挥。”
    (二)节奏美节奏感的存在就是一种生命的存在、活泼的存在。我们从节奏感里面发现了一种活力,然后在活力里面体验到了生命的价值。毛笔书法能够表现出很多书法家的个性,硬笔书法也如此,在硬笔书法线条里面熔铸了每一位书家的独特的生命价值,庞中华是庞中华,王正良是王正良。再进而言之,每位书家生命的活力都体现了线条节奏感的审美价值。如:空间节奏、用笔起伏节奏、空白节奏、方向节奏等。“硬笔虽然笔尖的弹性较小,不能像毛笔‘惟笔软则奇怪生焉’,但要表现线条轻重变化的节奏感,必须重视笔下的提按、起收、行笔变化,即古人谓‘一波常过三折’,否则线条便显得苍白无力,状若死蛇,”无一派生机活力。
    (三)立体美这是一个矛盾的说法,因为线条本身是平面化的存在,根本不可能符合三维空间长、宽、高的物理标准,可缺乏立体感,线条就单薄乏味,不耐看。真正的立体感应是沉着、浑厚的并能让人感受到线条中蕴藏的丰富信息。其实,硬笔工具不像毛笔那样由“万毫”制成,它的笔头构造也就由薄薄的二片钢片组构;简单的说,书法所强调的立体感是一种抽象地经过提炼的空间。在创作具体的硬笔书法作品中,又因书体不同、书者的审美趣味各异而自具形态。如写谢继东的行书运笔流利,以露锋为主,线条清劲有力,作者似乎偏爱流畅的力度美。王正良的长篇力作《文心雕龙》则带有较浓的毛笔位,此作点线内敛,典雅含蓄,秀润清朗,作者凭借深厚的毛笔书法功底,使观者领略到了硬笔线条的另一种风采。

1.jpg
2.jpg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硬笔书法艺术美的构成初探 [下一篇]谈钢笔临《蜀素贴》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精英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